原來盡量的假裝   無用
原來盡情的沈默   無用
原來盡情的滴落   無用
原來盡情的默視   無用

斑駁的軌道   順時針的刮破
發抖的聲音   逆時針的飄散

停格的記憶   只在那種灰白白的慘白中
擴散的聲音   只在那種低迷迷的空洞中

雨水順著軌道落入深深的時間裡
時間順著軌道落入深深的記憶裡
時間順著軌道落入深深的眼神裡
眼神順著軌道落入深深的幽暗裡
幽暗順著軌道落入深深的夢境裡


而那些蒸發的   去了哪裡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