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字出現了  又蘊開漸散去
我明白那些是有意義的那種波動
想像的時候    某一天再說一次
但為什麼有時必須是淺淺的那一種喜歡
在日益清醒的幻覺裡  我貼平身體接近平靜
我其實只是想轉頭去另一地方
而這些年來  我經過了什麼
而這些年來  我錯過了什麼
只是這樣的我有資格咆哮嗎

 
如果我不想去流浪..請記得拉住我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