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流下黑色的淚

跟我了十年的機車 後面的輪子全部卡著灰朦朦的一層油
機車老闆說得住院觀察
所以回家的路上我騎著公關機車
很怕隨時會掛起來的機車..龍頭極度不穩
好像總是在最冷的時候會有一些曲折..該死的寒流
然後延著街道一直在想著這幾年來的發生
小黑對我而言不只是小黑
那是一種延續性的回憶或者應該說是記憶的觸媒
一碰觸就會翻飛好幾千公里的那種
然後小黑好像在快不行的時候
就好像必須準備好接受消失的事實嗎?
是不是所有發生過的都會消失?

在這一方面我想我必須保有我的天真
才能接下去 那一段路

所以 我還在這裡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