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請等等

我輕聲的請門外剛染上蒼老的落葉等等

我悄悄的穿上陪了我好多年的孤獨

戴著撐得鼓鼓的堅強

套起了笨拙卻依然很敬業的微笑

拿出抽屜裡長長的一串迷惑

腳上穿的是這一季剛學會的漠然

以及圍上一條冷冷的嘆息

出門採買屬於我的以為

涼涼的風  好冰

冷冷的天  好灰 

卻非常適合流浪

我摸摸口袋只剩下一半的堅持

湊湊剛好買件少的不能再少的自由

可笑的是我顧著和勇氣聊天

卻忘了看使用說明及保存期限

街上到處都是隨手可得的笑聲

刺耳的令我不得不低頭快步的逃

躲進塗上了淡淡嘆氣的空白房間

那是和天空的蒼白一樣的平靜

抖掉沾在孤獨上的片片憂傷

脫去太過笨重的真實

扯掉蒼白如飛雪的紀憶

換上了輕巧貼身的麻木

拿起濃的化不開的墮落往心口塞

倒了杯熱熱的連自己也搞不清楚的迷惘

企圖用解釋來調和苦的難以嚥下的答案

沒有準備的我還是嗆了一地的無力

全就這樣赤裸裸的攤著  也好

無法逃脫的沈重是宿命包袱

無法自拔的揪住是無言吶喊

無法填滿的缺口是那股空虛

打開收音機讓游離的旋律就這樣飄著

深深的空虛卻在一旁叫囂等待著

我看著鏡子裡的那張臉有些什麼

 

卻只是空白的   一無所有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