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似乎無權支配溫柔
要的  沒有
給的又如流水
該怎麼假裝自己不是在假裝
該怎麼等待自己不是在等待
灑脫的不是我自己
是被浪費了的昨天
騰空的畫紙取代顏色的是慘白的蜘蛛絲
沈重的或許不是等待
而是這一直持續重疊的空白
問我生活
不如問我活著
答案或許比較容易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