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就介於消逝與存在之中
交互甚到是重疊
而時間的聲音是悄悄的悄悄
這個部份我們當然懂啦
只是除了懂之外
我們無能為力了  不是嗎?
我必須說生命是有沈重的部份
我們老想要看清模糊不著邊的東西
而對於清晰的紋路又不想觸摸
年輕一點我們需要多一些世故
成熟一點我們又想要變的單純
好像就是非得把自己放在天秤上
看看平衡時還可不可以是自己
當然 當然
人是該用笑臉來看事情的
或多或少都是一種態度上的領悟啦
只是有些時候就真的只需要靜靜的
 
品味一個夜的深沈吧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