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 看穿的風景畫

卻 只是脫膠泛白
 
仔細賞著呼吸的每個人都像天使  
 
心中卻藏著惡魔的微笑

能不說的就不說

能不理的就不看
 
畢竟這人生的風景畫不是每個人都看的懂
 
但關於流浪的渴望沒停過

沒有人需要自由   除非你想逃

沒有人不需要自由  除非你不想冒險
 
予盾  或許是本能
 
也許就這樣晃來晃去的
 
也是一種生活吧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