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   春正冬眠 而冬已強壯

風在低嗚叫囂  雨是有一陣沒一陣

這個時候  無需多言

也許寧願當作是完整的

也不願承認空洞的部份

步伐是一種進行式

是該邁開不讓人擔心

但假動作有時太假

而生冷的關心

 

我嚥不下去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