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幾個月前的晚上  瑪瑙黑的鐲子  碎了 
而幾天前的晚上  小海豚的調棒  碎了
昨天突然發現  幾天前掉到地上的錶  鏡面碎了
而就在剛剛  放了好多年的一張照片
連著相框  就摔落在冷冰冰的地上  沒有生機
裡面的人還伴著碎玻璃微笑著   這倒有些怪了
 
可我覺得這像是預兆似的  有一種癮  悶著的癮潛伏著
說不上什麼 但就是悶著的那種
就好像明明是喜歡著的
 但失去了時卻沒有特別的難過以及失落
 
原來擁有和失去的那一條界線那麼近
 
近到失去了都還來不及去感覺
 
而  原來感覺是可以切割的
  
      麻木是可以練習而來的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