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明明好近 ......卻已經好遠了

幾乎伸手便可及的那種  熟悉感
已經不能再前進的那種  疏離感
好像二種不同的冷熱交替著皮膚  佈滿全身
比四季的變化還要強烈  以及  敏感 
 
我摒氣著
我錯亂著
我抗拒著

但在面對時
我還是微笑的收下了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