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的海  都一樣
哪裡的風  也相同
不同的是  札著的原因

世界原來不大
但遠方的卻太近太真實了
用悲傷砌出來的靈魂又離幽冥太近
手中握著的是一張打不出的牌
在冒了一身冷汗後   賭了自己
不是想証明什麼   我只是想解脫
輸了  倒也好

 
在背離了所有的以後
我      還可以是什麼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