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汽水打翻了
流出來的竟然是鹹鹹的眼淚
啵啵泡著含著血水的半透明夜體
再仔細聽著
已經沒有聲音了
原來是沒有了    氣
我張著口貼進
想要吞進更深的自己
一急
嗆了滿身
 
好了
好了
真的夠了
還猜什麼呢
我仰首等待著
等待時間的利刃      幫  我  解  脫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