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冰冷的消毒藥水味
我把慌張和無力留在那裡
捧著早上新鮮的晨露
並小心的挨湊著窗戶行走
深怕遺失了陽光以及搖動的樹影
於是  我想起了充滿陽光的山谷
於是  這樣的世界我又走進來了
但手中的晨露已經乾枯
但陽光也已經躲進山嵐
觸碰到的盡是熟悉的冰冷和無情的說話聲
夢裡晃動的影子
已經是昨天的消息了
 
 
於是 我開始跟自己  冷戰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