洩了氣的  停了下來
雜亂不堪的是 
還不願意騰空的黃昏
少了豔黃而變得空洞許多
任由怪異的灰雲嘲笑以及嬉戲
有時是牛  是貓  有時就只是雲
於是  我可以不用再去注視
專心俯身撿拾著  被浪沖打上來的白日夢
有藍 有黃 有綠  都漸漸變成透明白泡沫
終於   精疲力盡的我
也只   看著  看著
然後   笑著  笑著
 
臉上多了溼溼的  二行
和一隻戲水塑膠鴨子
 

這   也只是白日夢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