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世界都推著你往右時
是不是就真的就得踏出去
或是脫逃到孤癖的左半邊
我   沈默了
這畢竟不是單純的牽扯
 
黑白的影子    抹上了口紅
飄揚的裙擺    飛散了青春
緊閉的雙唇    用力了不哭
販賣的書本    扯皺了皮膚
戲院的座位    溫熱了孤獨
唱戲的劇本    推開了時間
 
你可以不懂    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曾經這樣的挨著
 
所以這樣的我  是很寂寞的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