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靈魂可以有  多老
用許多荒唐去填補堅持的理由
向不相干的人認真的做了承諾
而心中的就只是慢慢的模糊
顏色慢慢的  變淺
輪廓慢慢的  變淡
終於我成為了別人以為的那種
原來這樣的溫柔才是最殘忍的
 
曾經有那個時候  我離開了黑白         
赤足在絢爛的彩虹上奔跑
但一瞬間     彩虹長出青苔
陽光被烏雲擋住
所有的黑溢出了界
手看不到手心
也讀不出所有的意義
 
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

又          過了一夜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