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  冷冷的空氣
劃過了臉龐   瞳孔因此變的冰冷
而這樣的溫度剛好可以冷卻一些快沸騰的寂寞

黃黃的路燈就沒有力氣的亮著
而手握著自己也不清楚的方向
走  又一段
晃  又一段
或者再迷路一段

都無所謂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