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需要一個信仰
只是我們都忘了禱告
決心不用世俗的眼光
解釋你們以為的世界
 
把一切安置好    離開
找回自己或者    丟棄
我對你的延伸    劇情
只停留在這一    曲未
我在乎你那些    細節
卻必須默視你的演出
艱難的不是棄守逃離
而是該告訴自己沒事
如何在界線與界線中
保持住一定的警覺性
壓低了呼吸的低頻牽
模糊了地上的淺影子
 
就騰空在這一個  缺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