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照著昔日窗口的光 

漫過了漫漫的一個世紀

漫過了燥熱的這個午后

潛入這逐漸荒蕪的牆角

我恍入了另一個的時空

在凌亂不堪的曝光邊緣

它不斷輪迴以及被遺忘

它不斷重逢又相繼錯過

它不斷書寫又一一塗改

 

我們卡在這裡動彈不得

 

然後我情願記憶我的是

這千古不變的微微的光 

和微微揚起衣角的微風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