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粗略的一把刀  把錯過的紋路劃開

紅如化膿的憂傷溢開  難以辨識最初模樣

泛難成災的這一片紅  漫怖在的肌膚表層

揪心巨裂的疼痛擴大  滲入在記憶的底層

 

畢竟能記得的愈來愈少了  除了刻意想遺忘的部份

畢竟能在乎的愈來愈少了  除了刻意別開頭的細節

 

也許這世界最美麗的傷口  是成全  去成就不能在場的那一種的美麗

也許這世界最黯淡的彩虹  是懂得  而距離可以切割出什麼樣的天空

 

我不明白是真實傷害了我  或謊言逐漸成熟

 

     只是想   原諒我自己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