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濃縮在這一夜的記憶    時間太短了 

生命中的遺憾所累積的風景    曝光太長了

因為過度炫麗而變成是一種    反光的虛偽

我漸漸相信這一切都是因為    假扮的撲克

待命駐守夜裡而竊竊私語的烏鴉也都睡去

而美麗的下弦月就站在老樹上叼著煙吐氣 

 

被夜逐漸  消化的  透明的  那一種寂寞  卻愈來愈腫脹了起來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