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前行究竟有些是什麼

是否像煙火般美麗的剎現

但能帶領我們前進的預言 

卻是那麼微弱的難以察覺

原來我拒絕的並不是你呀

我只是拒絕了讓我存在著

或只是不應該在這樣的夜

放任我一個人的漂遊流浪

這不能安全呼吸著的害怕

像頸脖繫著粗鐵鍊的小獸

膽怯又驚恐的企圖想逃脫

而在這白晝前顫抖等待著

這樣的靈魂  如何馴服  如何安定呀!

 

但  我知道永遠有個酒杯  會是空的

    全站熱搜

    K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